0755-83031562
首页

被库存和杀价困住的芯片人

点击:152次责任编辑: 鼎佳诺达 时间:2023-10-18
不少芯片人正在熬一个罕见的寒冬,比上一波下行周期还艰难。

2021年下半年开始,芯片过剩的泡沫浮现,2022年,终端砍单、减产、裁员“热闹”了一整年,到2023年,年初期待的618需求落空,价格战打响,存储芯片大厂利润暴跌,触底的预言推迟了一个又一个季度,眼看终于见底了,离年终也不远了,而在市场上还没有见到明显的回暖。

库存还堆得高高,价格杀得越来越低,为了生存亏本出货,都成了大家的“梦魇”。



01
芯片生意难做
价格杀疯了,库存还很多



库存清得七七八八,资金也就流动了,需求回暖了,生意也就没那么难做了。

可现实却不理想,市场上的芯片几乎是滞销,堆在仓库,客户需求鲜少,库存消化不良。

一家芯片贸易商的销售苏女士告诉我们,“现货市场上,芯片库存和年初比还有很多,依然在清库存。”苏女士所在的现货商,主要做Microchip品牌,消费类、工业类等产品备全系列,身边不少同事或同行都在为库存焦虑,“马上要开始贱卖了,即使贱卖,大概率也清不了多少库存。”

国产芯片代理商负责人老吴也表示,由于其国产芯片下游需求主要在国内,鸡蛋全在一个篮子里,今年又遇到需求骤降,还要帮终端客户备货,现在存货压力很大。

从芯片供应链上游也可以看出,近期整个行业的库存水位已经达到最高水平。2021Q1,全球主要半导体厂商平均库存周转天数低于100天,2021Q4,全球主要半导体厂商平均库存周转天数上升至100-120天左右,到2023Q2,全球主要半导体厂商平均库存周转天数高达183天左右,这是自2023Q1库存天数达疫情以来的历史峰值后的首次回调,但整体库存仍处于较高水平。

今年一季度,备货过多、疫情等种种因素导致库存暴增,国内许多芯片企业库存甚至超过了疫情期间。国产MCU价格战一地鸡毛,但库存水位还没降下来,从芯闻路1号统计的数据来看,2023Q2国内MCU上市公司的存货周转天数明显缩短,行业去库存效果初显,但与国外MCU大厂100-200天的存货周转天数相比,国内MCU上市公司的库存水平仍然较高,如复旦微电的存货周转天数达到了659.02天,中微半导体、恒烁股份、华芯微、东软载波、峰岹科技等企业的存货周转天数均在300天以上。

终端需求差,芯片从“香饽饽”变“烫手山芋”,堆高的货物成负担。芯片跌价的例子数不胜数,芯片价格逐步回归到目前的常态价,在去年甚至前年,曾经正常备货的成本往往都要比现在高,现货越放越不值钱。

9月底还在清库存的ST 品牌,客户接受的备货价很低,持续降价,往年市场上用量大的型号STM8S003F3P6TR ,客户的接受价格已经低于1元。有人在去年11月进货,价格已经落到25元的VNQ7140AJTR,如今这颗芯片降至几块钱。做TI芯片的“去年300多元的TI芯片,今年30元都卖不出去。”

即便是价格较为坚挺的汽车芯片,部分型号也开始跌价,甚至跌穿官网定价。ST的VND7012AYTR ,市场价降至18元,已经低于官网价格3.17美元(约合人民币23.15元),价格倒挂。FS32K144HFT0MLLR跌至25-30元左右。这颗料官网价格为3.45美元(约合人民币25.19元),NXP的S32K系列汽车芯片在前两年缺芯潮时“风光无限”,同系列的FS32K144HAT0曾经从最低的24元涨到350元,另一个FS32K144HFT0曾经从20几元涨至600元。

芯片市场杀价严重,贯穿在芯片人日常工作的方方面面。

询价不少,客户问了一天,对方直接拿着同行更低的价格来压价,最终却被当“备胎”,实际需求鲜少。

苏女士表示,一天的时间里,要么专攻一个订单,一颗料问一天,最后能不能成也说不定,要么一堆人询价,就是没有真实的订单,还有不少人拿着别家平台的价格来压价,还要一年内生产的,对批次提更高要求,大家互相消磨时间,客户也不急着要货。

社交媒体上有芯片人表示,“今年感觉基本在混日子,感觉特别难”,“我们公司做IC卡芯片,往年遍地是做不完的货,接不完的单子,前年和去年公司老板都赚肥了。”有的公司从2020年到2022年初,日均200个需求电话,业务繁忙,如今“躺平一整年”,今非昔比。

从质疑、理解到成为,从参与价格内卷到加剧价格内卷,芯片人当下的命运殊途同归。

清库存,往往只能维持日常开支,靠有限的订单让资金回流。即便是这样,许多芯片人求之不得,市场大概在二季度底至三季度初,已经开始亏本出货。另一家芯片分销商润金微科技的林经理认为“今年最不寻常的就是亏本出货”,去年这么做的还不多,到现在已经很常见了,而且“不亏出货很难”,杀敌一千自损八百。”我们主要做ST,以往这个时间是传统的金九银十,经理表示,这个月明显感觉需求量变大,但接受价低得可怕,价格一直在降。

芯片方案商驷匹马科技的产品经理Owen表示,公司之前的好几批存货,现在亏本卖,单颗成本12元,直接亏一半以6元卖出。说到芯片产品方案,Owen同时表示,今年方案商的内卷也超乎想象,一款本身就很便宜的无线充,成本被压得非常低,关键是客户出海外,赚的是美金。“好案子接不到,不挣钱的案子一大堆”,做方案与芯片价格内卷类似,既不赚钱,又无法拒绝来之不易的订单。

客户流失也是常态,2020年疫情初期开始,大家陆陆续续收获了一批客户,如今部分客户回归原厂下单了,现货市场价格卷到飞起,发现客户拥抱了原厂,“他人还怪好,碍于情面给我们勉强下了一点小订单。”

苏女士做外贸也跑了好几个客户,“死活联系不上”,客户大部分来自欧洲,总是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,因为离原厂近,欧洲客户对包装和价格要求都很高。虽然外贸有一些订单,但也很少,于是兼职回复一些内贸的询价,每次国外客户发一个型号的需求,国内直接找翻天,可能就有100家供应商来问。“这也太卷了。”

“别看一些芯片突然火起来了,都在询价,但最后一点声音都没有。”如今的芯片市场,大家在一点放大的需求面前都很被动,已经被按在成本价上反复摩擦了,加上部分芯片价格倒挂,做一单亏一单。

虽然又是亏钱的一天,但芯片人学会了互相安慰,有出货还算有希望,资金至少流动起来了,就怕想赔钱都没人要。



02
生存面临挑战



芯片市场最怕产能过剩,今年上半年大家还比较乐观,不少人期待七八月能看到好转,到现在看来,恢复比我们想象中慢很多,起初还有很多人提两年前生意多么好,现在已经麻木了。

“大概从今年下半年开始,明显感觉询价的人变少了,价格压得很低了。”还有朋友看到4月之后生意就越来越差。市场恢复战线拉长,对普通芯片打工人的业绩造成了持续的影响。

前两年芯片行业涌入了大量的新人,而现在行情低迷,很多新人撑不住转而跳槽,即使是业务能力一贯出色的销冠,努力也不一定能成单。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来源:社交媒体


以现在的行情,苏女士今年跟身边人说得最多的,就是奉劝新人别来做芯片。以她自己为例,刚毕业从事连接器相关还算有点经验,三年前又无意间转到芯片,“面试芯片销售,说来试试,结果一试就是三年,疫情刚开始那会缺货严重,开发客户都还比较顺利,入职两个月就拿到了一笔很大的订单,成单的时候别提多开心。”

但现在的行情不是小白模式了,环境艰难,的确磨炼了大家的心性和耐心,提升了沟通能力,但长期只拿一点底薪也不是办法。“现在底薪也不高,想转行了,感觉未来一年看不到很大的希望。”有芯片人在拿了快半年底薪之后,终于在本月提出离职,有的找了很多办法也看不到希望,转行还是不转行,每天都在焦虑。

即便是成单了,芯片市场做多亏多,为了资金周转亏本出的货,终究会反噬回来。

经理做的ST芯片,以前都是别人求着来买货,现在是求着卖货,前两年手里的芯片库存,一批出货随随便便就是几百万,现在一堆库存出货也不过几十万,利润骤降。国产芯片代理老吴拉着一车货不禁感慨,一批500kk的电源管理芯片,价值几毛钱,20万出给客户,现在赚的是猪脚饭的钱,还没算上其他成本,目前的生意利润很低,而且账期长,资金压力很大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来源:社交媒体


到了囤货商,多半要赔钱维持生存。有公司在2021年赚到的钱,到去年由于原厂要求压货,利润直接被消耗得差不多,一进一出相当于不赚钱。产品经理Owen表示,客户备货加上自身的备货,像ADI、NXP这些品牌的库存他们也压了好几百万的货。

一些潜在的备货需求,坑也不少。有的客户怕后面芯片涨价缺货,要求备货,一些刚入行的新人拿不到订单,以为看到了机会,只有几个点的利润,硬是去促成这笔订单,殊不知,对方最终还会各方比价,找最便宜的提货,对方全身而退,牺牲的只有芯片人自己。“有客户不仅要你备两个月的货,还放账期,100万变成500万。”

芯片市场从卖方市场变买方市场,多位市场上的朋友有一个共同的感受,那就是这段时期比2020年芯片暴涨行情之前还难,大家都在硬撑着。

买方市场,终端不断压价,更加磨砺大家的耐心与功底,价格砍到对方心满意足,但供应商不接受,客户也就跑了,有的人夹在客户和供应商中间无法喘息。客户不急于提货,报价太高,客户不接受。客户报太低,按照供应商一半的价格去砍,供应商却有自己的考量,不愿意让步。

前段时间,一家知名芯片分销商官宣破产,该公司表示受国内外市场需求持续下降等因素影响,采取一系列措施,仍不能克服和解决经营困难,芯片人看了都捏一把冷汗,据说,还有一家知名芯片分销商的许多员工主动离职,给当下的芯片市场蒙上了一层阴影。

此外,企业裁员降本也很常见,人员、租金等开支不变,利润大幅减少,只得开源节流,变相扭亏为盈。一位华强北芯片分销商的老板打了个比喻,“10个人做10个客户都吃不饱了,1个人做10个客户可能才差不多。”



03
结语



年初大家纷纷出动拜访客户,虽然收效甚微,但现在还有一些不认命的芯片人奔跑在路上。

老吴从事的国产芯片,原厂九月营收创新高,8、9月过得“还可以”。经理表示,“目前手里的现货陆续都有在出货,且有不断在进货”,不过,较为坚挺的工业、汽车类芯片也无法弥补通用类芯片的下滑,“不要寄希望于哪种芯片能一劳永逸的赚钱,为了挽回损失,我们不断更新型号、更新价格,求的还是一个稳健发展。

产品经理Owen看到原厂2024年的订单很多还没下,但他认为Q4基本上要到底了,库存比往年(2022年)起码低了很多。“最近来自终端产品的需求感觉慢慢好起来了,而且主要是消费类的小产品,我自己还是看好的,我们自己做方案,跟客户粘性比较高,还是会慢慢好起来的。”

库存和杀价的“梦魇”终会过去,但现在,许多芯片人还需要再撑一撑。


服务热线

0755-83031562

扫码添加好友

服务邮箱

xuzhenkang@dingjia-ic.com